气弹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弹簧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进入多元阅读时代需要进行分级阅读

发布时间:2021-01-21 06:46:18 阅读: 来源:气弹簧厂家

编者按:分级阅读是一种世界性的阅读趋势。在我国,“分级阅读”概念的提出与实践虽然还刚起步,但已引起少儿出版界、文学界、教育界的广泛关注。在传媒多元、阅读多元的今天,分级阅读是时代的需要、公众的需求,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与广阔的发展前景。近日,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在广州召开了南方分级阅读战略发展研讨会,就分级阅读的理念更新、推广形式、发展方向等进行了深入探讨。

犹如植物生长需要水、阳光、空气这些必需的元素,阅读也是一个人成长的必需资源。阅读帮助我们建构起属于自己的独特性格和精神版图,从经典阅读、亲子阅读、班级阅读到分级阅读,中国正进入一个少儿多元阅读的时代。

现状——儿童阅读为什么要分级

不可否认,今天孩子成人化的现象非常严重。随处可看到孩子模仿成人的现象。一方面,在信息爆炸的年代,媒介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所有信息通过媒介一览无余;另一方面,消费主义以“取悦式”为特征,当一味盲目地追求收视率、销售指标、最大化利润的时候,相应地,电视、电影、动漫,包括某些“少儿读物”上,成人话语占据上风,“童年”正在走向危险的文化地带。“知心姐姐卢勤”告诉记者:“过去我们小时候读的书,比如童话故事能产生爱心、责任心,现在的小孩子由于缺少享受这些文化产品,因此没有了童年的语言,儿童阅读状况不容乐观!”

有关部门对北京、上海等5城市的儿童读物状况抽样调查显示,“内容重复乏味”、“不贴近我们的生活”排在批评意见的前列,“别按照大人对我们的理解认识来写关于我们的书”、“不要老是以大人的口气来写书教育我们”的呼声最高。成人化和说教化问题严重,特别是许多作品从成人视角出发或者干巴巴地说教,让孩子感觉离他们很远。与此同时,一些另类脑筋急转弯、暴力漫画、色情卡通书挤进了儿童读物有限的空间。部分图书印刷虽然精美,但是没有书刊号,明显属于盗版。这些非法出版物,大都是描述凶杀、打斗、言情,内容荒诞、格调低下。

分级阅读可以把童年还给孩子。什么是分级阅读?简单地说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什么年龄段的孩子读什么书。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王泉根介绍:“从阅读规律考察,年龄越小,阅读兴趣、阅读能力的差异性就越大,如0岁~3岁的婴幼儿与4岁~6岁的幼儿园小朋友,就有很大不同。但进入中学阶段后,相同年龄段的群体阅读的趋同性就很明显,至于成年人的阅读就更不好分级了。从年龄层次区分,我们可以把儿童文学分为适合幼儿园小朋友的幼年文学、适合小学生年龄段的童年文学、适合中学生年龄段的少年文学这样3个层次的文学。从图与文的比重关系区分,我们可以把儿童读物区分为图画书、桥梁书、文字书3种形式。”

实践——政府是有力推手

目前,分级阅读作为源于发达国家的一项有着100多年发展历史的儿童青少年的阅读模式,在我国尚属新生事物。2008年,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首开国内先河,率先引进美国兰思分级阅读体系,研发了国内首个《中国儿童青少年分级阅读内容选择标准》和《中国儿童青少年分级阅读水平评价标准》,并开创了“政府倡导指导·社会资源支持·强势媒体推动·专业机构运作”的南方模式。

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主任曹长林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南方分级阅读的推广成效得益于政府的大力支持。该中心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出资启动、接受省文明办指导,是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旗下的多媒体出版项目。两年来,该中心以服务广东全民阅读为己任,积极实践“广东阅读,儿童先行”的战略部署,以儿童阅读为突破口,引进美国普及率最高的分级阅读理念,紧密依托国内外相关领域权威专家、名家、作家,组建专业研发和推广团队,出品旨在普及“分级阅读”理念的中小学生读物,通过产品研发、开展系列读书活动,走进校园、社区、少年宫、图书馆,营造儿童阅读、家庭阅读、社区阅读的大氛围,促进全民阅读全面开展。广东省委宣传部、省文明办、省教育厅和省新闻出版局主办,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承办的“阅读之星”活动影响力遍及全省21个地市,省内近800万中小学生和老师、校长广泛参与,通过同龄人的读书明星效应,“百名优秀指导教师”、“百名优秀校长”的典型效应,全面推动阅读活动在校园的开展,成为深受孩子、老师喜爱的校园读书品牌。

南方分级阅读务实、有效的推广已经影响到全国。中国版协副主席、少儿读物委员会主任海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新闻出版总署一年一度的全国100种优秀青少年读物推荐评选中,过去推荐是不分级的,现在也已经按南方分级的做法,分成中学、小学不同学龄阶段来推荐。”海飞表示,美国的总统全力推动阅读,西班牙颁布总统令进行阅读推广,日本国会也制定儿童阅读推荐法,以法律形式推广阅读。广东南方分级阅读之所以做得好,是因为省委宣传部、教育厅、新闻出版局的推动。曹长林也强调:“南方分级阅读最大的优势在于推广。南方分级阅读不同于出版社,它由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倾力打造,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是国内强势品牌媒体,它在全广东省都有送报员,通过这个渠道,可以很快地把分级阅读的图书送到家长、学生的手里。”

趋向——从分级阅读到分众阅读

在内地,分级阅读是新事物,同时也是一项极有意义又极其复杂艰难的系统工程,不仅需要热情、需要科学精神,还需要毅力并树立长期奋斗的决心。新闻出版总署原副署长、中国编辑学会会长桂晓风认为,要保证分级阅读的良性发展,指导思想的稳定性和主要工作的连续性,不断创新、不断提高至关重要。他建议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适当拓宽工作思路,坚持面向实践、面向少儿、面向当代。在推进少儿分级阅读方面,既要进行引导,更要提供服务;既要提供阅读内容,更要培养阅读习惯。在坚持少年儿童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同时,适当向成人拓展。在坚持以广东为主要服务地域的同时,适当向全国其他地区扩展。在坚持图书为主要阅读手段的同时,适当向数字阅读手段延伸,比如网络阅读、手机阅读和阅读器阅读等。

广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表示,基于南方分级阅读研究中心两年来的儿童分级阅读推广经验,2010年,广东省将全面启动书香机关、书香校园、书香乡村等建设,让“阅读”覆盖全社会,并重点推进分级阅读、分众阅读、网络阅读、手机阅读、快乐阅读这五大阅读内容。他认为,全民阅读要做内容的延伸,应注重培养孩子对中国文化传统的阅读和审美。他建议研发出一批表现中国文化精神、中国文化风格、中国文化符号、中国文化标志的优秀图书供孩子阅读,让孩子们在阅读的同时领会中国文化传统,包括传统中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培养中国人的信仰体系和价值观。顾作义还表示,广东省将把阅读推广从分级阅读扩展到分众阅读,尝试为社会不同群体开专题书柜,如领导干部必读的100本书,公务员必读的一本书,老师、医生、律师等必读的一本书等。

在内容的选择方面,儿童分级阅读还有很大探索的空间。桂晓风建议,给孩子推荐书要处理好若干基本关系,如德才关系,知识、技能和非智力因素——性格、气质、意志等的关系,知识体系中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关系,中外关系、古今关系等。中宣部原常务副部长徐惟诚非常赞成以儿童阅读为主的观念,他认为分级阅读要真正做到具有科学性,最终定下的目标应该是给某年级的孩子最应该看的书目。他认为,现在的分级阅读是根据现有的书来分级,往后发展,应该是朝这个目标进行——给孩子的是最需要、最适合看的书,即使是国外的,也应该翻译过来。上海教育报刊总社总编辑陈伟新则建议将学生的推荐作为专家推荐书目的补充,特别是很多大学生在中小学的时候有很多读物对他们的影响很大,可以通过他们的推荐与现在的中小学生形成良好的互动。广东省新闻出版局局长朱仲南指出,分级阅读存在一个结构性问题:到底男生和女生有什么不同,性格内向和外向的有什么不同,分得越细,就越有科学性。而且,我们推荐的书要有世界性,因为他们都是要长大的。著名儿童作家秦文君则认为,儿童阅读不仅可以按年龄来分,还可以按认知水平来分,对精英学生怎么分,对大众普通学生怎么分,可能还需要一些更科学的东西来进行。

分级阅读下一步怎么扩大影响?中央教科所教育督导评估研究中心主任刘芳提出几个建议:进一步完善和调整评价标准体系,真正建立一套具有专业性、权威性的标准体系;建立一个分级阅读常规的监测制度,对开展阅读情况进行监测,根据这些翔实的数据,对整个地区的阅读状况、阅读的质量和水平进行比较和分析;建立分级阅读资源信息的数据库;建立一套完善的促进儿童阅读的机制。

国际经验——分级尺度与标准很难照搬

据资料显示,1923年西方英美等国家就有了第一个可读性公式,而分级阅读的历史则更长。在1776年美国成立之时,阅读教学一般是从字母表到简单短语然后直接跳跃到《圣经》。1836年,威廉·麦加菲开发了第一套供社会广泛运用的分级阅读标准,著名的“麦加菲读本”在1840年~1900年间,销售量超过了1.3亿册。20世纪20年代,西方出现了多种不同的分级阅读体系,到了30年代,分级阅读读本才有了确切的分级标谁。

虽然分级阅读在美英等西方国家已经有了100多年的历史,而且有了成熟的模式和丰富的经验,分级阅读在中国的港台地区也有了10多年的实践。但是,阅读作为一种文化行为、精神行为,并不像数理化那样有世界统一的标准答案,人文性的东西总是见仁见智的,而且还会因民族、历史、语言、地域、宗教、意识形态的不同而表现出很大的差异。因此,王泉根认为,分级阅读虽然是一种世界性的阅读趋势,但却很难有世界性的分级阅读尺度与标准,各民族、各国之间的分级阅读可以互相借鉴、交流,但很难照搬。例如,英语语言难度的一个指标是单词的长度——词越长、音节越多,儿童越有可能读不懂;而中文是一音一字,不存在这一问题。

分级阅读的目标是为少年儿童提供最合适的文本。那么,什么是最合适的文本呢?“据美国伊利诺大学(全美儿童文学研究做得最好)提供的材料,在美国,所谓的合适文本是指在阅读中,读者能够认识10个单词中的9个,并克服较小困难而理解文意。如果一个文本,孩子能够认知其中90%~95%的单词,我们就认为这个文本是适合孩子教学阅读水平的。比照这个标准,更容易的文本被定义为独立认知型,更难的文本则被定义为挫败认知型。挫败认知型文本是不适合作为阅读教学的。所有学生都应当得到适合自己认知阶段的阅读教学,一个根据难度不同设置的分级阅读材料能够提供给老师事半功倍的教学效果。给阅读材料分级是个复杂的工作,传统的阅读能力准则是建立在对句子、词语和音节的数量分析上的,但我们知道,对于不同读者来说,文章的难易程度取决于很多不同的因素,这些因素也正是美国建立分级阅读标准的重要参照因素。这包括:书本的长度、页面布置和表现形式、插图提供信息量的多少、概念的复杂和相似程度、文本的可预测性、重复使用字词的多少等。”王泉根介绍说。

魔法门之英雄无敌王朝OL

南明英杰传BT(满V版)

pc软件下载

长沙麻将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