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弹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弹簧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女体赛博之女体赛车1逝去一丢丢丢丢奸尸-【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50:39 阅读: 来源:气弹簧厂家

1。逝去

# welcomeeverybady,绅士们还有小姐们,欢迎来到第十

二届超级赛车现场中华区分赛场,我是你们的解说员宝杰!# # 我是解说员西平!

# # 废话不多说了,现在举行的是超级赛车第二轮比赛,将有16批每批11名

选手参赛,每批前三名直接进入两月后的第三轮比赛,剩余的将参加残酷的复活

赛!# # 现在,让我们欢迎,头号种子,不死车手——张……怀!#

(重金属乐)

伴随着烟雾,张怀推着一辆极具时代感的双轮赛车进入车位。这是一个约莫

35岁的中年男子,留着唏嘘的胡渣,身高1米75,身穿一套皮质赛车衣裤,

紧身的皮裤拉链下鼓鼓囊囊的,可见他本钱不小。

而他赛车就如道奇战车一般,是有两个宽越半米的大尺寸越野轮胎撑起,车

身呈半水滴型,长约2米2左右,和张怀差不多等高,从前轮上方至后轮上方就

是半水滴型的顶棚,黑色的涂层的外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张怀一只手抱着头盔,一只手像看台上疯狂尖叫的粉丝们挥手示意。

# 张怀自20岁进入赛道至今,大大小小参加了上百场赛事,竟从无意外发

生,你觉得他今天的赢面有多大,宝杰?# # 谢谢西平,我觉得作为第二轮的头

号种子,张怀夺冠的概率是很大的,但前提是他不要碰到现在进场的二号种子,

烈风杀手——贱……狗!#

(重金属乐)

「贱狗!贱狗!贱狗!」伴随着粉丝们的欢呼,贱狗推着他的赛车进入了二

号车位,这是一个留着绿色鸡冠头的男子,他瘦精干巴的身材,穿着一身松垮的

皮质赛车服,脸上、耳朵上、鼻子上有许多穿刺金环,右眼也换成了可伸缩的机

械眼。他的赛车被涂成了花花绿绿的颜色,还会有联邦最出名歌手被轮奸的图画。

# 贱狗出道三年,被评为最有攻击性的赛车选手,遇到他的不死既残,不知

道会不会打破张怀的不死金身呢?# 贱狗停下赛车面对着张怀,左手抓挠着下体,

右手在脖子上一划。

# 哦哦哦!出现了!烈风杀手的死亡通知,不知道张怀要怎么应对呢,西平?

# # 张怀举起了手……只是竖起了一根中指!哈哈哈哈哈……我们的不死车手也

到中年大叔了呢!这对贱狗可没有作用!宝杰!# # 是的西平,然而这次烈风杀

手和不死车手的碰撞,不知道会产生什么样的火花?# 贱狗面对张怀的中指,右

手虚握放在嘴巴右侧,舌头顶着左脸,做出刷牙的动作……至少张怀强迫自己认

为这是刷牙,不然他会恶心的吐出来。

# 接下来陆续进入的是车手……# 不理解说的絮絮叨叨,张怀瞪了一眼贱狗,

走进了赛车。

赛车之上,竟然躺着一具女体!女体朝上躺着,双手和头部插入了赛车头部,

只余光滑的腋窝以下的部位裸露在空气之中,精致的锁骨下方,一对巨大的惊人

的G罩杯奶子很违反地心引力的傲然挺立,往下是稍显丰腴的腰肢,精致的菱形

肚脐两侧各有一道深褐色的妊娠纹,与她雪白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更靠下,

是稳稳的放在垫子上的丰满臀部,垫子到这里就是终点了,女子的双腿被分开越

150度,用分娩时的姿势上抬(截石位),小腿后1/ 2也插入了赛车车尾。

由于这个姿势,她光滑无毛的阴部可以清晰的看到深色的大阴唇以及酒红色的小

阴唇被彻底的打开,暴露出了如同在呼吸一般的阴道口。在两腿下方,却是像电

瓶车放脚的地方,刚好成人的大腿长度,上面覆盖着柔软的真皮垫子。

张怀从女体大腿下方钻进车里跪下,他用手指探入阴道口中扣弄了一下,阴

道中的淫肉犹如情人的亲吻一样含着他的手指蠕动,他拔出手指,淫水拉出一条

细长的银色细丝后断裂开来,张怀满意的点了点头,润滑不错。

此时其他赛车选手都和他一样做了相同的事情,就连贱狗也是,他弯下腰,

一边侧着头看着张怀,一边做出大笑的表情,同时伸出穿刺了三个环的舌头舔弄

面前枯瘦如柴的女体阴唇,又把舌头伸了进去,他的女体敏感的颤抖了起来,大

腿上有些松弛的皮肤无规律的抖动。

「呕……」张怀看不下去了。

# 哈哈哈哈,看来贱狗对不死车神有特殊的好感呢!# # 对的宝杰,不知道

二人将在赛道上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我们拭目以待!# 张怀集中精神不理会贱

狗和解说员的骚扰,又用手指点了点女体的肛门,虽然像蜻蜓点水一样迅速,但

女体的肛门却急速的收缩,又迅速的舒张开来,就像旧世纪的照相机快门一般,

张怀满意的点点头,又从女体阴道后方探出去弯下腰,双手十指在女体高挺的酒

红色大奶头上掐了掐,她的奶头便迅速的充血膨胀了一半有余,硬硬的如同车厘

子的核。

「一切正常!」张怀弯起了嘴角。

# 好的,看来各位选手都已检查好赛车性能了!# # 各就各位!# 一个身着

比基尼,身材火辣的女子走到起跑线后方,取下了胸罩,圆润的乳房在空气中弹

了弹,却没有一个人关注她的奶子,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她手中的胸罩上,

女子把胸罩举过头顶摇晃了起来。

「预备……」张怀口中默念,他迅速的在车头的一排按键上拨动,车头原本

黯淡的显示屏亮了起来,就像一扇透明得没有存在感的玻璃,但其上浮动着各种

数值以及前方赛道100米的地图。

接着他拉下裤子的拉链,释放出了一条在常人眼中堪称怪物的肉棒,他扶着

肉棒插入了已经湿漉漉的阴道中,在重重淫肉的挤压下强势的破开宫颈口,一路

顶到了子宫底的肉上。

整个车子随着他的动作一震,仿佛活了过来一般,张怀右手往下扣进紧缩的

女体肛门中,接着肉棒拔出一半又重重的插了回去,赛车的后轮迅速的原地转了

起来,扬起一片尘埃。

赛车女郎用食指和中指夹着胸罩的戴子举到身体一侧,另一只手使劲的揉着

自己饥渴的奶子,一边隔空亲吻着赛车选手们。

此时场外的金属乐队也停止了演奏,只余一个鼓手快速的敲打着低沉的鼓点。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后轮停止转动,张怀紧张的拔出手指,整个上半身弯在女体上方,双指在按

键上点击,赛车的顶棚下降,有两块宽大的板子从顶棚下降,在他胸前合拢,使

他的脊背完美的和顶棚契合。他两只手按在女体丰满的奶子上,用食指和中指夹

住硬硬的酒红色奶头。

赛车女郎松开了胸罩的带子!胸罩从空中落下,落到了地面。

「嘟嘟!」巨大的响声在空中回响。

# 出发了!# 张怀紧紧捏着奶头往前拉,迅速的扭动腰肢,粗大的肉棒在女

体的阴道中进出,赛车迅速的发动了起来!张怀的赛车飞驰在最前方,身后是贱

狗在紧紧追赶,而后方9辆赛车也跟在后面飞速的前进,众人很快就越过了赛车

女郎,消失在了看台的视线。

(激烈的重金属)

伴随着乐声,重金属乐队的舞台下方喷出炽热的火焰飞了起来,舞台飞到了

起跑线后方悬浮在空中,乐队身后的大屏幕上出现了11块格子,每个格子中都

有专属的无人机跟拍画面,乐队主唱抱着麦克风弯腰疯狂的旋转着脑袋,口中用

黑嗓嘶吼着没人听得懂的来自地狱的歌词,三个高加索裔的金发女子脱下上衣,

露出丰满的双乳抱在一起相互摩擦。

# 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彩云省的1/ 1山路赛道!# # 不死车神发挥出了没有

加载任何车载武器的赛车的急速性能!# # 对的,由于拒绝了任何车载武器的赛

车由于轻了许多的重量,而获得了最大的速度上限以及优异的提速能力,再配合

不死车神的搭档提供的强大动力和控制能力,不死车神理论上是世界上最快的赛

车手!# # 没错!华族有句俗话,天下武功无快不破,迅捷的速度让不死车神能

够躲过大部分攻击,同时拒绝了车载武器张怀也代表他放弃了攻击竞争对手的权

力,自己和竞争对手都不会死,这就是不死车神称号的由来!# # 哈哈哈,这也

是因为车载武器都禁止使用火药动能和能量武器的缘故,而我们的烈风杀手则携

带着轻型武器,速度仅次于张怀!# # 是的,但是贱狗的武器真的很恶心人!#

# 不仅恶心,还很致命!# # 哦哦!看!张怀进入山道了!他面临的是传说中的

18发卡弯下坡山道,每一道都是180°的大弯!# 张怀紧盯着车头屏幕上的

地图,沉着的捏着女体的奶头,控制着赛车进入外侧车道,在即将进入弯道之际,

他快速的从女体的阴道中拔出了肉棒,腰一沉,带着闪闪发亮的淫液的龟头顶在

女体的肛门上,突破括约肌的阻隔重重的插了进去不断肏干,紧接着他双手揪着

女体的奶头往侧边一拉,巨大的惯性使赛车尾部重重的甩了出去,整个赛车调头

180°,张怀飞快的从女体肛门中拔出肉棒,没有丝毫停歇的插回了她的阴道

中,快速的抽插使车轮再次急速的转动起来。

伴随着重金属乐,看台响起了观众剧烈的吼叫声。

# 漂亮的漂移!# # 张怀已经连过了两个弯!贱狗也即将进入发卡弯,他能

追上张怀吗?!!!# 贱狗双目充满血丝,大张着嘴,嵌着三个金环的舌头耷拉

在嘴外,恶心的唾沫飘向身后洒了一地。

# 什么?!贱狗……贱狗没有漂移!不……他开始漂移……他冲出了赛道!!

# 赛道是通过一个90°的大弯进入18发卡弯,只见大屏幕上贱狗在即将冲出

赛道时紧扭女体的奶头,车尾一横,车头调转90°,整个赛车横着飞了出去,

重重的摔在下方第三个发卡弯前的赛道上继续漂移,在横向滑了数米后堪堪在悬

崖边止住,而纵向的推力使他紧紧的咬在了张怀身后。

# 哦哦哦哦!贱狗!!!# # 贱狗跟上了张怀!两人距离只有10米了!#

「啧!」张怀从后视镜瞄了一眼,加大了挺耸的速度,车速再次加快,渐渐拉远

了与贱狗的距离。

「乌哈!」贱狗嘴里怪叫连连,他把车头对准张怀的赛车,按下了一个按钮。

「biu」一声一个小巧的圆形物体从车头弹射出来,贴在了张怀的车尾,

随之放出了巨大的电流后冒出一阵黑烟宣布报废。

「啊啊啊啊!」强烈的电流经过身体,张怀忍不住惨叫起来,同时也对身下

的女体造成了影响,哪怕张怀使劲的揪着她的奶头,即使奶头都快被张怀揪得掉

下来了,赛车依然没有转向,而张怀快速的换到她的肛门中抽插,赛车的制动系

统也没有启动。

「快啊!快啊!妈!」张怀口中喃喃道,焦急的看着自己前方的悬崖,终于

整个赛车一震,随着车头的转向,车尾再次摆了出去。

「卧槽!」看着身侧的悬崖,张怀不由自主的捏了把冷汗,这要是在弯道直

直的冲出去,下方可就是万丈深渊了!

险险的从外弯漂移过来的张怀和身后的贱狗再一次拉进了距离,连贱狗口中

发出的淫笑都清晰可闻了,然而张怀还必须走不规则的S型机动来避开贱狗的下

一次攻击,并在弯道前减速以抢占内道。

# 张怀和贱狗终于冲过18弯了!我们可以看到贱狗仅仅落后了张怀一个车

身,啊!贱狗正在对张怀比出挑衅的手势!# 听到身后无人机传来的解说声音,

张怀用余光瞄了一眼,贱狗就在他后侧,由于前方是难得的直线赛道,贱狗大胆

的放开了女体的奶头,保持着下体在那枯瘦如柴的女体阴道中抽插,对着张怀左

手虚握成一个洞,右手中指在其中抽插,同时甩动着恶心的长舌,唾液溅得到处

都是。

张怀回应了一个中指:「肏你妈!」

他再次加快了下身挺耸,赛车再一次加速。

正在这时贱狗又按下了一个按钮,装载了浓缩润滑油的胶囊弹射到了二人前

方,重重的砸在地面碎裂开来,浓缩的润滑油遇到空气后迅速的扩散,覆盖了很

大一片赛道。

「你妈!」张怀没想到有人敢朝自己前方使用润滑油的,一个没注意赛车打

滑,他沉着冷静的随着车身的姿势操控着女体酒红色奶头,在一阵眼花缭乱的操

作后,终于离开了润滑油的覆盖范围,他从阴道中拔出肉棒,迅速的插入了女体

的肛门,身下的车轮冒出一股青烟,在摩擦产生的热量下润滑油迅速的蒸发掉了。

当他把肉棒插回阴道时,同样操作甩掉润滑油的贱狗已经与他并驾齐驱。

「哈哈哈哈!老头,现在赛车是年轻人的天下了,你乖乖回去养老吧!」

张怀没有理会他,卯足劲的在女体的阴道中抽插,女体的阴道中淫肉蠕动得

更加剧烈,淫水分泌旺盛,大量的泡沫被肉棒挤出了阴道,张怀的大腿湿了一片。

「哼!」贱狗也加快了速度,他身下的女体被肏的颤抖得更加剧烈。

然而张怀还是发挥出了速度优势,渐渐的超过了贱狗。

# 呜呼!我们的六号选手打滑了!不好!他要撞上山壁了!# 「轰隆!」身

后传来了爆炸声。

「耶!!!」贱狗兴奋的回头欣赏自己一手制造出来的爆炸。身处三号位的

六号选手的剧烈爆炸也影响了后面的选手,经过润滑油区域时有人撞上山崖,有

人摔落在地,甚至有个倒霉蛋直接飞出了山崖!一瞬间赛车选手减员达到了一半

之数!

「呜呼!!」贱狗满足的回过头来,才发现自己和张怀又拉开了近十米之远。

「干!」贱狗疯狂的砸向面前的操作板,各种小巧的武器弹射出去,然而却

没有打中张怀,反而在落地后造成了各种障碍进一步拖慢了他的速度。

从后视镜看到这一切的张怀并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更加紧张了起来,他身下

的女体已经潮红一片,香汗淋漓,阴道中的温度也上升了许多,紧窄的阴道分泌

出大量的淫液。

「不要在这个时候啊,妈……」张怀担忧的看着前方再次出现的180°大

弯,拧着女体的奶头驶到外道以方便更早的转弯,他一边关注着女体的状况,终

于拔出了肉棒,迅速的插向女体的肛门。

就在他插入肛门的瞬间,女体高潮了!阴道中狂喷出大量带着白色泡沫的淫

液,击打在张怀的小腹上。

「不!」感受着本该减速的赛车竟然发挥出了120% 的速度,张怀发出绝

望的喊叫。

# 不!各位观众们,不死车神在贱狗的逼迫下操作失误,引擎竟然加速了!

他冲出了赛道!# # 哦!好痛!赛车砸在了巨石上!不……又是一个巨石!# 张

怀忍着疼痛在女体的奶头上不断的操作,却于事无补,滚落山崖的赛车经过连番

撞击,终于解体了!

……

耳边是剧烈的嗡鸣声,张怀勉强站了起来,摇摇欲坠的他扶着身旁的大树干

呕了几声。

「妈!」张怀红着眼四处寻找,终于在一个水洼边发现了赛车碎裂的零件。

「妈!!!」张怀摇晃着跑了过去。

水洼中躺着一个不省人事的成熟丽人,她鹅蛋型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身

体就像过电一样不断的抽搐,脖子下方伸出几条粗长的线缆,连接在一旁一块散

落的电路板上,肘关节近心端和膝盖下方各有手术留下的六个孔洞,这时孔洞中

不断的冒出猩红的血液,染红了身下的水洼。

成熟丽人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儿后就不再动弹,张怀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摸

了摸丽人的劲动脉,却发现已经没了搏动。

「妈!李慧!你不要死!」张怀迅速的跪在她身边,双手按在她第四肋间的

胸骨上不断按压。

在长达数分钟的CRP后,丽人终于恢复了心跳和呼吸,无意识的咳嗽了起

来。

伴随着剧烈的声响,一架直升机悬停在了二人上方,缆绳放了下来,几个身

穿白色空中工作服印有红十字的人迅速的跑到张怀两人身边,他们仔细查看了一

下两人的情况,便对丽人紧急包扎,绑到了一起滑下来的担架上。

直升机收回担架后便运载着张怀和李慧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

医院中已经为张怀开了特护病房。

几个身穿西服的男人围绕在一台机器边不断调试,从机器上发出5道导线,

分别连在李慧脖子下方,肘关节上方和膝关节下方的孔洞上。这些部位各有一个

长方形的,比周围肤色明显淡了不少的版块,版块中有两排,共六个小洞。

「妈……你不会有事的!」张怀坐在床边紧握着李慧惨白的小手,李慧已经

清醒了过来,鼻上接着氧气,她痛苦的皱着眉头,脸上没有丝毫血色,身体时不

时的就抽搐一下,让人十分心疼。

「妈!妈!」一个少女风风火火的打开门冲了进来,她身材高挑,脸型和李

慧八分相像,穿一套水手服,下体套一条大腿上三寸的黑色百褶裙,配合白色的

过膝泡泡袜,露出惹人遐想的绝对进去。

少女蹲在李慧床前啜泣了起来:「妈……你……你还好吗……呜呜……」

李慧勉强笑了笑,拉起少女的小手道:「莲儿,你终于愿意回来了!」

「嗯!」少女满脸泪珠的点着头。

这时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老医生走了进来,盯着心电监护仪上的波形看了看,

又转头和几个西装男商量了一下,对张怀道:「张先生,你和我来一下办公室。」

张怀一颗心落到谷底,跟着医生到办公室。

「医生!我妈还有救吗?」

医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张先生,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组织了下语言道:「是这样的,你母亲在赛车破碎后跌落在水里,由于短

路她全身所有神经的电位都错乱了,析出的大量电解质从神经接口流了出来,如

果要纠正神经的电位紊乱,我们必须尽快输注大量的钾离子,并且配合一些药物,

不然她的神经系统很快就会死去……」

张怀打断了他:「那还等什么!快给我妈用啊!」

医生没有生气,继续道:「但是她的神经电位错乱已经引起了严重的心律失

常,如果短时间输入大量的钾,她的心跳就会停止!所以这就是很大的矛盾…

…」

「那……」张怀苦涩道,「我母亲还有多长时间?」

「……半小时后她的神经系统就会快速坏死,过程大约数秒……」

张怀如行尸走肉的回到了病房,少女期待的看着张怀:「爸,妈会没事的吧?

会吧!」

张怀勉强点了点头,强挤出一个微笑:「会的……」但是脸上的泪珠不断的

滴落。

少女捂着嘴哽咽了起来。

李慧道没有哭:「几位,能给我们独处的时间吗?」

几个西装男点了点头,拆掉机器走出病房。

「我还有多久?」

「半小时……」

「……」李慧沉默了一下,摸着张怀痛苦的脸道:「儿子,我16岁那年把

你生下来,至今已经陪伴你35年了,在你父亲赛车事故去前把我交给你,至今

也有16年了,我们都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幸运的是,躺在这里的不是你。」

「莲儿,过来……」李慧咽了口口水,有些虚弱的召唤张莲。

「妈,我在这!」张莲把耳朵凑进李慧。

「莲儿,我知道你爸爸和我不分场合的做爱让你很为难,你离家出走去霓虹

上学3年了,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你能原谅我们吗?」

「妈……」张莲哽咽道,「我……我早就原谅你们了,我知道……我知道你

们是为了比赛必须保持最佳状态……」

李慧点点头,「儿子……」

「妈,我在呢。」

「我……我还有最后一个愿望……」

「你说!」

「我在最后这段时间里,能够舒服的死去,我……我希望你能肏我……」

「妈……」张怀沉重的点点头。

张莲有些手足无措:「我……我出去待着……」

「不!」李慧拉着她的手不让她离开,「我最后的时间里,想看着你们都陪

着我!」

「好……好吧……」张莲看着张怀爬上病床,掀开了李慧身上的被子。

「妈……你……你的奶头,还是这么硬!」张怀强忍着泪水亲吻李慧的奶头,

两颗酒红色的奶头很快就硬了起来。

「儿子,最后一次,来肏妈妈吧!」李慧抱着张怀的头虚弱的微笑道。

「嗯!」张怀发出鼻音点点头,扶着肉棒插入妈妈的小屄。

张莲流着泪水看着父亲同时也是哥哥的张怀把肉棒插入二人的母亲阴道中,

紧紧揣着母亲的手不能言语。

「儿子……儿子……爱我……最后在爱我一次……对……啊……啊……就是

……就是这么肏妈妈……用力的肏妈妈……啊啊啊……让……让妈妈安心……啊

啊啊啊……啊……啊啊……」

「女儿……女儿……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看你……爸爸

……在肏妈妈……妈妈淫荡的小屄……你……你要开心啊……」

张莲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满是泪水的小脸露出开心的笑容:「妈妈,我看着呢

……我……我很开心……」

李慧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心电监测上的波形已经变成了极度不规律的波浪线,

但她的脸色却红润了起来,精神也越来越好,她伸出手揩拭女儿脸色止不住的泪

水,轻抚她的小脸,另一只手抱着张怀在她奶子上亲吻的脑袋。

「啊……儿子……女儿……妈妈……妈妈好快乐……啊啊啊啊……女儿…

…女儿在一边看着……儿子肏妈妈……妈妈……妈妈好开心……啊啊啊……啊啊

啊啊……儿子……吻……吻我……」

「嗯……」张怀加速下身的挺耸,抬头和妈妈接吻,二人忘情的缠绵着,一

直到李慧高潮。

心电监测仪上的心跳变成了一条直线,李慧把最后一口气息呼到了张怀的肺

里,一颗泪珠从她的脸颊滑落到枕头上。

「呜呜呜呜……」张怀和妈妈的嘴唇分开,把头埋入了枕头里发出悲鸣。

「爸!妈妈……妈妈已经走了!」张莲伏在张怀依然在不断耸动的身体上痛

哭。

「嗯……」张怀终于把精液射入妈妈淫肉再也不会蠕动、淫水再也不会分泌、

已经渐渐冷却的阴道中,从肤色已经灰白的母亲身上爬了起来,他拥着女儿,二

人静静的看着李慧。

李慧安详的躺在病床上,阴道中不断流出白浊的液体,她的阴道口却已经失

去活性不再像原来那样开阖,她的奶头肿大,一对傲人的奶子挺立,但被张怀捏

出的手印也再不会消失,她的脸上满是泪痕,原本性感的嘴唇变成灰色,却留着

动人的微笑,看得出她走的很满足。

「就这样吧。」张怀叹了口气,松开了女儿。

「嗯!」张莲站在一旁擦着眼泪看着父亲穿上衣裤。

二人浑浑噩噩的配合医生和护士收拾好李慧的遗体,送到殡仪馆举办葬礼下

葬。

回到家中,张怀和张莲收拾好李慧的遗物,张怀有些忐忑的开口问道:「莲

莲,你……你是留下来,还是……还是回霓虹上学?」

张莲把手中的全家福放下,对着父亲露出灿烂的笑容:「妈妈的仇还要报呢!

我已经预定好了神经刀的手术了!」

霸王传

战斗吧精灵最新版

真江湖hd无限元宝版

神魔传无限钻石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