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弹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弹簧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企申请电商牌照仍有门槛

发布时间:2021-11-23 17:46:42 阅读: 来源:气弹簧厂家

法治周末记者 马树娟

对于一些对中国电商市场寄予厚望的外资企业而言,一旦通过审查,就可以纯外资的身份开展经营类电商业务了。

6月19日,工信部发布的196号文,对全国范围内的线数据处理与交易处理业务(经营类电子商务)的外资持股比例不再作限制,外资持股比例可至100%。

不过,放开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并不意味着外资企业必然就可以获得相应的许可,尤其是大股东为财务投资者时申请难度仍然存在。

从自贸区试点到扩大至全国

我国放开对经营类电商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是从上海自贸区开始的。此前的2014年,工信部和上海市人民政府联合发文,对上海自贸区内经营类电子商务业务的外资持股比例由原先的50%提升到了55%。

2015年1月13日,工信部又发布了《关于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放开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处理业务(经营类电子商务)外资股权比例限制的通告》,对经营类电子商务的外资持股比例直接放开限制,外资股权比例可达到100%。

而从今年3月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放开对电商业务外资股权限制的步伐明显加快。

3月10日,商务部发布了《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5年修订)》,在这份最新的目录中,尽管增值电信业务仍被列为“限制类”,要求外资比例不超过50%,不过“电子商务除外”,当时就引发了外界不少猜测。

而在今年5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加快培育经济新动力(310328,基金吧)的意见》(国发〔2015〕24号),也提出要求:“放开外商投资电子商务业务的外方持股比例限制。”

这些前奏和铺垫也让6月19日工信部发布196号文显得水到渠成。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李海英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放开经营类电商业务的外资股权限制,也是为进一步促进我国电子商务发展,发挥电子商务培育经济新动力的重要举措。

为何在增值电信服务中,电商领域会率先放开外商出资比例的限制?

中央财经大学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分析认为,目前我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网络零售市场,也成长了像阿里巴巴、京东等一大批优秀的电商企业中秋节图片,在国际上有较强的竞争力,在于亚马逊、eBay等国际电子商务巨头的竞争中也取得了一定的优势。

由此,欧阳日辉认为,放开电子商务领域外资投资比例限制,有助于促进公平竞争,防止我国龙头电商企业的垄断,也有助于促进我国跨境电商的发展,也能增加消费者福利。

“此外,我国要参与电子商务标准的制定,并在规则制定中享有主导权,要以开放的心态对待境内的外资电商企业。”欧阳日辉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外资财务资本申请仍存困难

196号文一经发布,意味着在电商领域,外资企业可以全资公司的身份在国内开展业务。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外资进入经营类电商领域就一路坦途。

根据196号文的要求,申请经营类电子商务许可时,还要遵循《外商投资电信企业管理规定》(国务院令第534号)的要求和相应的审批程序。

第534号令对经营增值电信业务的外商作出了一定的资质要求,如经营全国或者跨省区的业务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1000万元人民币,同时要求外方主要投资者需“有经营增值电信业务的良好业绩和运营经验”等。

欧阳日辉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对经营增值业务的外商作出资质要求,也是国际惯例,目前能达到相关要求的境外企业为数不少。

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进进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实此前,我国电信业务并非完全禁止外商投资,只是有投资比例的限制,不过我国政府的审批非常严格,每年能够通过审查的企业非常有限,难以复制。

因此,陈进进认为,即使196号文放开经营类电子商务外商投资的比例限制,并不意味着外商投资企业申请电商牌照将不再有障碍。

“第534号令保留了外资本身需要具备一定运营经验的要求,而大多数外资都是财务投资人,能否取得审批是未知数;此外,很多电商类企业的互联网增值业务经常不止于电商,如何、能否分割非电商业务并合规运营又是个未知数。”陈进进说。

李海英也向法治周末记者指出,国务院534号令规定中的“外方主要投资者养生保健,是指在外方全体投资者中出资数额最多且占全体外方投资者出资总额的30%以上的出资者”,要求外方主要投资者具备增值电信业务的运营经验,也就是要求大股东应为产业资本而非财务资本。

陈进进认为,196号文唯一改变的,是假设在外资由协议控制变更为直接持股的情况下,运营公司仍然可以符合审批条件并拿到(维持)经营类电商牌照,那么,这类电商公司可以外商投资企业的身份直接股改上市,而无需强制外资退出或降低股权比例,此前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把电商业务转移到自贸区去,或者在自贸区设立一家持股公司,而现在则不需要转移了。

陈进进举例,在196号文出台前,他正好在办理一家估值几十亿美元的电商公司拆除VIE的项目,大家一直在讨论如何在自贸区搭建业务结构,“而196号文出台后,这个话题就不需要再继续了”。

(罗浩 HN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