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弹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弹簧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切实回归以人为本才是发展的真义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2:03 阅读: 来源:气弹簧厂家

切实回归以人为本才是发展的真义

最近几月来,幸福忽然成了一个时髦的话题。不仅各地纷纷把幸福作为自己的施政目标,学者们也忙着进行各种幸福课题的设计和研究,媒体自然也不甘寂寞,追着问人们幸福吗。从积极的一面说,这是好事,表明全社会开始意识到,幸福才是一切行为的终极价值和目标。  不过,幸福是个很主观、变化的东西。此时此地幸福不等于彼时彼地幸福,他人的幸福不等于自己的幸福,有钱也未必幸福,当然,没钱在如今这个用钱差不多能衡量一切的时代,肯定不幸福,诸如此类。假如幸福是一种纯粹的个人体验,我们首先面临的一个难题是,幸福可不可以被量化和测定?  很多人正是基于幸福的这个特性,对当下学者们开展的各种关于幸福的研究,或者政府把幸福纳入考核指标的做法,嗤之以鼻。但笔者认为,幸福虽不是被调查或研究出来的,可能够被用来作调查和研究,当然也可成为政府的考核指标。换言之,尽管幸福是个人的一种主观体验,但它有客观基础,是可以对它像数学一样进行定量的客观研究,并把它运用到政府的施政中去,尤其对于社会意义上的幸福满意度而言,更是如此。因为社会意义上的幸福,是有一些共同规律可寻的。当然,需要指出的是,幸福虽可像数学一样被测定,但它无法做到像数学一样精准,只能是个大概的估值。  从幸福产生的心理机制看,现代心理学揭示出,幸福作为一种主观的态度,存在着四个主观认知的心理过程:即适应、期望、对比和处理能力。人们通常会适应新的环境,从而调整主观的幸福水平,也通常会根据自己的希望所形成的期望值水平,来对他们所处的情形进行评估;并往往拿自己现有的情形与周围人进行对比。自然,人们通常也有很强的处理、应对不幸事件的能力。这四个方面都会带来幸福和不幸。根据幸福的这四个心理机制,美国心理学者A·坎贝尔等人1976年编制了幸福感指数。  与此同时,经济学和社会学也将幸福纳入自己的研究范畴。经济学家萨缪尔森提出了一个关于幸福的方程式:幸福=效用/欲望。在此,幸福和人们的效用是成正比的,和人们的欲望成反比,效用越高,幸福就越高。如果欲望也很强,幸福就会下降。社会学也有一个幸福方程式:满意度=成就化/期望,幸福跟成就成正比,跟心理的期望成反比。如果期望越高,幸福感则跟着下降。  欲望或者期望,换成经济学的语言就是需求,而需求的满足就是效用。所以,效用虽然有特定的经济学含义,但其满足的过程从人的主观感受来说,其实就是一种幸福。人的需求是多种多样的,效用也多种多样,在经济落后的年代,最大的需求恐怕是填饱肚子,解决温饱问题;而如今物质丰裕,需求也跟着提高,不但要吃饱,还要吃好,这乃是人们为什么对各种食品安全事故愤怒的原因。  不过,经济学也提出了一种“幸福悖论”,即人均收入增长与幸福的关联度不大,换言之,人在满足基本生存需要后再增加物质财富不能带来幸福或者“主观幸福感”的增长。上述心理学的适应效应和比较效应能对此进行解释,即当人们改善了物质财富等外在的幸福条件以后,开始的兴奋与快乐会随着习以为常而回到原来“平常心”状态;另外,人们总是向更高水平的人看齐。  由此可见,如果我们要对幸福进行测定,并把它作为政府的政策目标,首先应该满足社会最大多数人的需求,同时对不同社会收入人群对需求的满足程度进行计算,以达到政策的精细化。诚然,需求在不同的时候是有变化的,可在一定时段,它也会呈现共通性。就当下而言,最大多数人的最大需求,恐怕还是收入能够提高,社会基本保障能够改善,人们居住和生活的环境能够好一点,各种有毒有害的食品能够少一点;当然,鉴于“幸福悖论”的存在,在提高多数人收入的同时,还应该对影响社会和谐的分配差距过大现象有所抑制,政府的服务方式能够更人性化一些,人们的政策参与程度也更提高一些。  事实上,研究机构的调查和测评结果也证实了此点。总之,幸福虽在很大程度上是个哲学命题和主观感受,准确测度是个很大的挑战,但是,将幸福作为一个研究对象和社会发展的重要衡量指标,这背后隐含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再仅仅关注经济的增长,而是切实回归以人为本的层面,关注民生问题,关注人民的感受。这才是发展的真义。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